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玲瓏如玉各皂壩

來源:心在舟曲  發布日期:2019-11-07  瀏覽次數:817

玲瓏如玉各皂壩

甘肅舟曲/李龍嫻

 

       各皂壩,這個讓人眼前一亮,玲瓏如玉的村莊,給人的第一感覺是滿滿的安靜,滿滿的整潔,滿滿的清新。

       它如此親切熟悉,好像在哪里見過?在齊豫夢一樣的歌聲里,還是三毛深愛的撒哈拉沙漠里?

       各皂壩地處白龍江邊,屬于巴藏鄉管轄。它坐北朝南,方位正,風水好。各皂壩的鄰居是一個名叫嶺壩的村莊,相互只隔了一座橋。隔江相望的兩個自然村,都是政府極力打造的生態文明示范村,頗像一對容貌俏麗的年輕姊妹!

       各皂壩在213國道邊上,不用爬坡下洼地苦苦尋找。這個村子的地邊溝坎,栽著一棵棵槐樹、花椒樹和柳樹。有些樹圍和人的腰一樣粗了?;睒湎褚粋€蓬頭垢面的懶女子,不愛繡花不愛鋤草,只愛冥思遐想,愜意懶散;柳樹不論站在哪里,形象都好,它長發垂肩,亭亭玉立,臉龐干凈得發亮。家家戶戶的門前院里,栽著不少桃樹,梨樹,蘋果樹。房后,栽著高大跋扈的核桃樹,核桃樹的樹冠大得驚人。一些認不出來的樹,在路邊墻角靜默著。那些認得認不得的樹,組成了一道道綠脈,在各皂壩起伏流動。挨門挨戶的人家,隱在綠蔭下面。那些飄動的經幡,把五彩繽紛的小三角,投射在干干凈凈的小廣場上??窗桑合锏郎?、休閑桌椅上、石板墻上、佛塔上、瑪尼堆上,還有朱紅的雙扇大門和我們的身上,都是夢一般的影子。我們走在影子城里,我們像影子一樣快樂愜意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,與其說是一座綠樹成蔭藏漢交融的村子,不如說是石板石頭建成的石頭新村。你看:石板圍墻,石板巷道,石條拱橋,就連開滿鮮花的園子,邊角也用石板圍成。我不由得想:“興許,這個村子在古老的過去,連吃飯的碗,洗臉的盆,都是石頭做的吧?”

       眼前青色的石墻,朱紅的大門,白粉墻上艷麗的圖文,琥珀色琉璃瓦,讓人迷離恍惚,不知身處何朝何代,疑似走進古代江南,那些高門大戶環境優美的莊園里了。實際上,眼前的這些住戶,都是當今地處西北地區,普普通通的藏漢百姓。

       若說起生活的變遷,村里人誰都有說不完的心里話:原先的住房破爛不堪,雨天屋外屋里都下雨。雨天一腳泥,晴天一身土,是慣?,F象。糧食全靠地里的收成。且靠天吃飯。收多了多吃,收少了少吃。日子過得緊緊巴巴,拮拮據據。如今,他們沐浴了新時代的雨露春風,搭上了國家富民興農政策的快車,過上了過去想都不敢想的日子!

       各皂壩就是一幅大宣紙,任憑村民描繪著他們的幸福生活!

       村里的文化墻隨處可見:習近平總書記一心一意奔小康,實現中國夢的構想,還有身穿舟曲上河藏族服飾、敬酒迎賓的場景圖,弟子規、三字經,今今古古都上墻了!這些字墻,畫墻,散發著強烈的時代氣息,使各皂壩置身在一種祥和太平的氣氛之中。各皂壩仿佛就是新時代的桃花源啊,陶淵明若知道他的桃花源被人們創造復制了,一定會驚訝得目瞪口呆吧?

       各皂壩的五彩墻,文化墻,是各皂壩獻給世人的亮麗名片!各皂壩用五彩文化墻傳遞著傳統與現代的相互交融,藏漢風俗的相互滲透。這座古老而嶄新的村寨,由此煥發出一股令人陶醉的氣息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,在我眼里,就是一幅墨跡未干的潑墨畫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眼眉如月,耳垂琥珀,脖戴瑪瑙,華衣錦服。在各皂壩,我們漫步徜徉,輕盈如風,生怕攪擾了它香甜的夢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,像一個巨大的發光體,又像一個巨型鳥巢。此刻,風不知把鳥兒送到哪里去了。各條巷道不見一只鳥,沒有一個人,蚊子蒼蠅銷聲匿跡了,到處沒有一息聲音。時光靜悄悄的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綠樹四合,天空碧藍如洗,浮云如脂,被一種少見的恬靜吞沒了。

       各皂壩,還是一個影子畫廊。

       高高的大門,把一半暗影投在楣鎖上。楹聯廊柱,把筆直的影子斜拓在地上。琉璃瓦翹檐,像一只只鳳凰,把影子印在墻上。柳樹長發垂地,槐樹頭發亂齜……影子組成了畫廊,如夢如歌,別有風情。

       這是神仙居住的香巴拉,是二十一世紀的村民夢寐以求的幸福家園。

       我們忙著選景拍照,想把歡喜的心情和這個親切的村子連在一起。我們想把此景此情,一一留住。

       此刻,把靈魂的煩躁融入清朗安寧的村子,把莫名的愁緒融入綠蔭樹叢。我們把各皂壩的角角落落,收進眼里;把各皂壩的花花草草,刻在心頭。

       一位臉色紅潤的藏族婦人,站在紅瓦白墻的檐下,膚色紅潤,滿面含笑,她向我和閨蜜招手,示意到她家里來。我倆身不由己地去了。她笑了,讓我們看她的菊花。

       她家的小院旁邊,開辟了一塊菜地,種著大白菜,地邊一溜菊花。此時,那片菊花開得正好。那些茄紅的,金黃的,雪白的,拳頭大小的菊花,仰起和主人一樣的笑臉,好奇地打量著我們。

       婦人看樣子剛從地里勞動回來,臉上汗涔涔的,手工布鞋沾著新鮮泥土。她豐腴結實,穿一件毛藍大襟衣服,一條黑色闊腿褲,腰間裹著一條紅色寬腰帶。她像有無限喜悅堆在心間。她從門后提出一個竹籃,里面盛著半籃蘋果。她往我倆手里不停地塞著蘋果,弄得我倆都沒法拿了。她用流利的漢語急急地說:“自己家的,放心吃,別客氣,多拿些!”我們被她的熱情弄得不知所措。

       我提議:“一起照個相吧!”藏族婦女不安地說:“頭發這么亂,衣服沒有換,怕照不好!”我們笑著安慰:“頭發不梳,衣服不換,這樣子,效果好!”她點點頭,她的笑燦爛無暇,和園中的菊花多么相似!

       我記著自己的諾言,我寫了一張提醒式字條,找了一家中意的沖印店,沖印出了各皂壩的嶄新歡顏。
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作者簡介:李龍嫻,女,甘肅省舟曲縣城關鎮人,九十年代起在《格?;ā贰陡誓先請蟆贰渡饺贰吨矍乃嚒返瓤锇l表作品,現供職于舟曲縣委黨校。


好友联机麻将手机游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