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: 首頁文化旅游優秀作品選登

草木的私語(組章)

來源:心在舟曲  發布日期:2019-11-05  瀏覽次數:796

草木的私語(組章) 

甘肅舟曲/曲桑卓瑪


 鳶尾花 

鳶尾盛開,湖邊的藍色追趕著藍色,仿佛這就是愛情空翠透亮的呼喊。藍色,跳躍的火焰,或哀傷的眼淚。大海退去的時候獨留下你,和一陣藏在海螺殼里啜泣的風聲。從此鳶尾只與泣血的射干花,微語依依。

藍色,是浪漫,也是冷峻。

打開枯萎的記憶,所有的惆悵和歡樂,像一個個音符消散在四周,無色無味。

魚翔心海,不留痕跡的定然不是痛苦,也不是歡樂。

鳶尾與射干,穿上綠色的情侶服,打開一把把宛如羽扇般古舊的葉子,在薄暮的湖邊,相看兩不厭。


丁香花 

丁香,細碎的花瓣來不及梳理昨晚紛亂的哀愁,嫩葉就被鳥鳴洗得發亮。

花香裊裊,從唐后主李煜憂傷的筆尖潺湲而來。家破國亡,草木也衰。大唐帝國的傾覆,黑壓壓地砸下來,卻被一枝柔弱的丁香輕輕接住。

淚水,咽進喉嚨,竟有千般滋味拍打塵寰。


薔薇花 

多年以后,天目山會記得那個跳崖的瞬間。

一株長刺的小花,不屈的靈魂,于冷風里微笑。

睥睨皇權,寧愿粉身碎骨,薔薇的死就是永恒地活著。

帶著露珠,將開未開。這一株曲告納的薔薇,不知你從誰家的柴籬上偷偷摘來贈遺與我?花兒插在瓶中,整整七日,對你的思念就此點燃。想起你,花兒就開滿了山崗。

忐忑的心,常有花香浸潤芬芳,只因你心底的山水早已遍植薔薇,縱有猛虎豈敢擅入?


桔?;?/span> 

紫中帶藍,藍中見紫。一只只仰望星空的眼睛,一個個清響在風中的鈴鐺,被朝鮮族愛進骨子里的“道拉基”?!督酃V{》,幽幽咽咽唱不盡一個民族對愛與希望的熱切追求。

打開古老的《神農本草經》,你的名字從濃霧深處走來。百草齊香,也難敵采藥的竹簸。采藥、清洗,切片、晾曬,完成從一株草到一劑藥的華麗轉身。

故鄉曲告納,有一間懸壺濟世的小屋,我從父親的藥柜里認識了它的飲片,并記住此藥歸肺經,能宣通肺氣,祛痰止咳。

爐火溫熱,茶煙又起。

今夜,我倚窗凝望著,一朵朵藍紫的鈴鐺花,隨風起舞。一只狐貍邁著輕盈的腳步,走過山門,紛亂的足跡泄露了所有的秘密,誰說它和桔梗就沒有故事要講?   

 

七葉樹 

七片葉子宛如你溫暖的手掌,撫過藍天,撫過清風,也撫過我心間的歡喜與憂愁。

此刻,獨坐樹下,卻不去想七葉樹下參禪成佛的故事。

黑夜,睜大眼睛。蜿蜒在山路上的火把,飛舞于后院的流螢,閃爍在頭頂的繁星,抑或是你寫給花木鎮那個黃昏的詩句……那閃光的背后,什么都來不及細說。雨后,紅蘑菇從一截朽木上急急地生長,然后又躍然閃現于你簡潔的詩行里。

七葉樹,沉默不語。海子、西川、駱一禾,他們的詩句是疼痛凝結在你心間的珍珠,要么玉暖生香,要么灰飛煙滅。漢語,有著海一般的容量,讓你寫盡恩仇。


珊瑚樹 

水墨漫卷,光陰如箭。你將蒼綠隱于蘿間,讓古典的意境在薄霧里暈開。白色的花兒,從睡夢里醒來,珊瑚似的小果子就掛滿了枝頭。葉片肥厚,篤定從容,奈何你修剪又修剪。

是什么時候愛上你的呢?紅色的果子,沉默不語。

 思念也無需鴻雁托書,每一個清晨,都小聲提醒自己,境可隨心轉。

珊瑚樹,它依然淡定著,一粒粒果子堅守著一枕舊夢。很多時候,愛就是沉默,只要看見你還在某一隅優雅地活著,看花開荼蘼,感知君恩如玉??v然相見一笑,也是溫暖。


田旋花 

和煙和露,迎風盛放。

葉子接著葉子,蔓兒連著蔓兒。陽光下,串串小花開出幸福的模樣。微風不燥,喇叭漸次吹響,粉紅的花兒,從竹籬外、田坎邊,還有層層疊疊的麥田里蕩出聲聲呼喊,它的語言樸素而滾燙,穿過時光隧道,照亮你溫暖的回憶。

群星閃耀,棲落在亂石堆上的暮色,托舉田旋花柔軟的夢境 ,曲折而悠長。

明日,將有鐮刀擦擦作響。背對田野,如何遺忘那過往的從前?稍縱即逝的,豈止是青春和舊夢?影子和影子對影成三,思念的針尖扎痛無數個夜晚,你無處不在,而又處處不在!你無所不能,而又什么也不能。一朵花,一朵在塵世中顛沛流離的花,拖著疲憊的身影浮沉又浮沉…… 


作者簡介:曲桑卓瑪,又名趙桂芳,藏族。舟曲縣曲告納人,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,《舟曲文藝》期刊主編,出版個人散文集《坐看云起》,現供職于舟曲縣文化館。

好友联机麻将手机游戏